行业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出口监管措施将出台 须匹配服务维修能力

来源:随州王力 添加时间:2012/9/21 17:43:16 浏览:

  国家有关部门即将出台的相关出口监管措施,将使热火朝天的自主品牌汽车出口局面更加有序。

  9月9日,商务部官方网站上通知表示:申报出口资质的汽车、摩托车生产企业应列入工业和信息化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并具备有效的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CCC认证)。此外,所有产品类别的生产企业须具备与出口保有量相适应的维修服务能力。

  通知指出:自明年起,商务部、工业和信息化部、海关总署、质检总局、国家认监委5部门将联合对生产企业上报的境外售后维修服务网点的审核情况、企业出口规模,对生产企业出口授权实行分类管理。对发生出口产品在国外有重大质量事件并对我国出口造成重大不良影响等情况的企业,有关部门最严厉的措施是可取消其出口资格。

  “我们也希望国家能针对出口市场进行规范,这将促进海外市场的有序发展,有助于中国企业集体在海外树立品牌。” MAXUS大通海外部潘经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

  而中国机电商会汽车分会副秘书长杨爱国认为,“对故意扰乱出口市场,恶性价格竞争,以及极端不负责任的企业制订惩罚措施,有利于维护中国产品的整体形象。”

  吸取第一波教训

  据中汽协统计的汽车整车企业出口数据显示,上半年我国出口汽车共计48.79万辆,同比增长28%,今年我国汽车出口总量有望超过百万辆,同比增幅达到27.48%;出口额有望达到174.72亿美元,同比上年增长59.37%。再度实现出口高增长,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国内自主品牌乘用车迎来了出口的第二波高潮。

  中国自主品牌乘用车企业陆续从2001年开始实施出口,并在2008年到达出口第一次高峰。2008年全年出口乘用车超过30万辆,不过, 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 2009年中国乘用车企业集体在海外市场缩水近一半。2009年乘用车出口量为14.96万辆,同比下降57%。

  专家们纷纷将海外出口第一波的失利归结为中国的自主品牌只卖车而没有品牌。“中国汽车企业初期只知道把车卖出去,根本不知道卖车要提供服务、不了解国外法律和运作规则。” 法国马赛商学院中国区主管王华认为。

  “奇瑞2001年开始出口,当时只有一个贸易科,想法很简单,就是要把车卖出去。” 奇瑞海外事业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沫也坦言。

  “2009年金融危机之后,奇瑞开始进行反思。并于2010年开始重新梳理出口业务。”王沫说,在一些已经取得一定市场容量的市场,奇瑞逐渐改变策略,将走出去战略,调整为走进去战略,开始考虑怎么在海外市场能够有持续的发展。

  长城汽车国际部整车业务副总经理史青科也表示,“长城汽车已经自发地着手进行中国车整体品牌发展的规划,除了在海外发展CKD、SKD工厂,长城汽车要求经销商做长城产品的话就必须有专营店。

  “大部分的中国自主品牌汽车企业已不是简单把车卖出去,而是要真正地深入海外市场, 在当地建CKD、SKD工厂,并开始注重筹建销售网络和售后服务体系,希望在海外市场树立品牌。”罗兰贝格大中华区副总裁沈军认为。

  在伊朗,奇瑞树立了自己的汽车品牌,已实现了年销5万辆。吉利在乌克兰市场也成了当地的“名车”,占有率高达75%。而长城也已在100多个国家和市场有销售店。

  补缺国际中低端市场

  这几年,自主品牌在提升产品品质方面都下了很多功夫。在进入了中东、拉丁美洲、俄罗斯、中东、北非等非发达地区以后,一些出口领先的企业,已开始探索进入发达国家之路。

  如上汽集团MG已实现在英国举行了上市仪式,而MAXUS大通也已登陆澳大利亚市场。而一汽已在墨西哥建立和合资企业。今年2月份启用的保加利亚工厂则使得长城汽车第一次在欧盟地区生产汽车。

  “澳大利亚和智利都是比较高端的市场,进入这些市场等于进入了欧洲的前沿。”MAXUS大通海外部潘经理告诉记者,这两个市场执行的是与欧洲一样的碰撞法规,一旦获得认可,进入欧洲市场仅需进行产品配置的升级。

  墨西哥是北美自由贸易区一部分,在墨西哥生产的产品得到许可,可以直接进入北美市场。而长城保加利亚工厂的定位是成为在欧洲市场销售的轿车和SUV的供给基地,今年该公司预计将实现3000辆产销规模。

  对于自主品牌能力上的提升,LMC Automotive(原J。D Power)亚太区汽车市场研究总监曾志凌乐观认为:“这主要得益于近年来中国汽车质量和技术水平不断提高。中国汽车出口经历第二波的成功后,很可能取代韩国车,成为世界中低端市场很好的补充。

  不过,中国汽车在进入世界市场的过程中,仍然面临一些急需解决的问题。一是对一些国家的政策,仍没有全面理解。上个月,奇瑞汽车和长城汽车纷纷在澳大利亚遭遇了“石棉门”。

  “澳大利亚已经在2004年就全面禁用,石棉在欧美等发达国家也已早被禁止使用。这实际上反映出中国乘用车企业对出口地的法律法规还没有研究透彻。” PAC公司顾问周方裕认为。

  另外,中国企业难以充分预料国际市场的风云变幻。如去年9月15日巴西政府突然颁布了的汽车工业产品税新政策,致使巴西市场上的进口汽车成本将上涨25%至28%,直接导致中国企业在当地无法竞争。受此影响,江淮巴西整车厂建设已经停止。

  与此同时,中国企业在国外仍然主要以价格取胜, “在很多国家都是中国的自主品牌之间的竞争,结果自己把自己打败。”沈军最后表示,恶性竞争将造成企业整体利润降低,品牌形象受损,不利于国际化的可持续发展。